返回医院首页 | 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  岗位动态 您当前位置:首页 岗位动态 〉 岗位动态
给爸妈的一封信 
 日期:2013/11/7  阅读次数: 754  来源:巾帼文明岗  
 
 
  我知道这是一封永不会到达的信,所以写的肆无忌惮。老爸老妈,我远在他乡,偷偷的讲讲心里话,你们不会介意吧!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  其实很早就想给你们写信了,有些话,放在嘴边说不出来,写在笔下就容易的多。我承认我不是个善于表达自己情感的人,也从来没跟你们说过什么我爱你们爸爸妈妈之类的话,可老妈,你不也一样吗。
  在我小时候的印象中,老妈就是个“口是心非”的人。靠海吃海的人家,老妈和老爸也曾经出海捕鱼。躺在摇橹的木船里,我想到的就是海风轻拂,江水如花。可在旱鸭子的老妈眼中,那是危险和压力,是那段时候必须的生活。邻居有时候会关心几句,老妈总会大笑了之,问多了,才答一句,海风吹吹蛮好的,有什么好怕的。不过,只有我知道,那个夜夜晚归的妈妈身上,有时候半夜会惊醒,会害怕。才知道,原来大人也会说谎。
  小学的时候生过一次病,只记得医生说我要忌口,不能吃酸的。可那时是杨梅季节,看着老爸老妈把那半红半黑成框的杨梅摘回家,放在院子里,阳光下,杨梅上的水滴,折射出亮晶晶的光晕,每一颗大小不一的水珠都像在提示,我是酸的,我是甜的,我是又酸又甜的!我望一眼,就已经满口生津了。可那么美好的杨梅,却因为医生一句忌口,让他成为我最大的遗憾。我只能跟老哥沟通,他望风,让我从角落里偷偷跑院子里拿几颗,能看不能吃的痛苦,立马得到解决。躲在门后,我跟哥哥,你一颗我一颗,三颗还没下肚呢,老妈竟然拿根戒尺在我身后,我吓的一哆嗦,什么话都没来的及解释,老妈就噼里啪啦一顿板子砸我手底心了,我只好违心说一句:妈妈…妈妈…我是想帮哥哥偿偿杨梅酸不酸……老妈的表情像影碟机暂停了似的,三秒钟后,转身就走。我偷偷跟在身后,才发现老妈竟然跑自己房间里摸眼泪呢。真奇怪,我挨打的都没怎么哭,你个打人的还在那里掉眼泪,真搞不明白。不过至此,在那个夏天却再也不敢看杨梅了。
  老妈性子急,三言两语没说好,嗓门就大。好在老爸嗓门稍微小点,不然我跟哥哥的耳朵真成炮灰了。去年年底回家,给老爸老妈各买了套衣服,帮老妈试穿的时候,才惊讶的发现,我竟然比老妈高好多,帮妈妈拉领子的时候,看见了妈妈发白的鬓角,顺手帮她理了理头发,才突然惊觉,什么时候开始我跟老妈的角色对换了呢。小时候,老妈帮我穿衣服,梳辫子,临出门前帮我理刘海背书包!而如今耳边是老妈絮絮叨叨的声音:出门在外,自己懂得照顾自己,不要饥一顿饱一顿,不要懒。下了班自己做做饭,或者去外面吃,不要老是泡面……老妈的大嗓门哪里去了?
  有人说爱回忆,想过往是成熟或者年老的表现之一,我突然爱上回忆了,我当自己是成熟了吧。想起妈妈手把手教我梳头,梳不好,老妈立马啪啪两下,又打我手心了;空的时候,我提议说吃手打面,老妈拿着跟擀面杖,揉捏揉捏一个多小时,就是为了那一碗我心心念念想着的韭菜面;我长针眼,眼药膏眼药水,来来回回总不见好,老妈按着农村的说法,拿着我的旧衣服,在太阳底下,缝三针穿三针,微微眯起的双眼,透露出来的都是慎重。还有那一山那一水那一个角落里,满满都是家人的身影。
  爸爸妈妈,我没在你们身边,请你们自己保重,我也很爱你们!
 
外二病区护理组  岗员  冯冬林
 
 
 
 
 
 
 
『打印本文』 『关闭本页』
 
建议使用1024*768屏幕分辨率和Netscape4.0或IE5.50以上版本 备案证编号:浙ICP备05018097号
地址:杭州萧山区育才路156号 邮政编码:311201 总 机:0571-82732288 急诊电话:82722120
版权所有:杭州市萧山区中医院 技术支持:杭州巨创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| 免责声明 后台管理员登录